3月8日,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國際到達口寫著請MH370的客人到麗都飯店的消息。當日,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一架從吉隆坡飛往北京的飛機失去聯繫。該航班共有239人,其中中國人154名,外國人73名,機組員工12名,在越南曾與空管聯繫,之後失聯。該航班原計劃6:30在北京降落。首都機場啟動馬航失聯應急處置小組,已有馬航人婚禮企劃員赴京處理相關事宜,乘客家屬將被安排入住麗都飯店等待消。劉關關 攝
  中新社北京3月G200014日電 題:麗都飯店的七天六夜
  作者 曾鼐莊臣 李曉喻
  7天前,MH370失聯的新聞震驚了世界。至今,這架本應二手製冰機在北京降落的客機蹤跡全無。作為失聯家屬大本營的北京麗都飯店,7天6夜燈火通明。
  第一天:無助
  8日中午,大巴車將第一批失聯乘客的巴里島家屬送至北京麗都飯店,二層雨軒廳被設為家屬區。
  “我的兒子,才40歲,你走了我怎麼辦……”嘶啞的哭喊聲、急躁的跺腳聲、咚咚咚的捶牆聲在家屬區外的走廊上久久迴蕩。
  各地家屬陸續趕來,世界媒體蜂擁而至,麗都飯店很快被圍得水泄不通。雙手掩面的年輕情侶、相互攙扶的中年夫婦……每一個人的出入,都伴著強烈的騷動和一連串閃光燈的“咔咔”聲。
  推遲了數小時的首場媒體發佈會於8日下午14時30分召開,發言人近5分鐘的照稿宣讀,僅確認了“飛機失聯”和“23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,乘客來自14個國家和地區”。
  當晚,由馬航商務總裁休·鄧利維帶隊的高層代表抵京,但並未帶來新消息。
  焦急的家屬,不斷重覆“對不起”的休·鄧利維,抱著相機躺在大理石地上的記者,電腦前刷屏的網友,所有人都在毫無頭緒地等待。
  當夜,無人入眠。
  第二天:恐慌
  家屬區要換地方了,發佈會改時間了……9日的麗都飯店陷入混亂。
  “我能打通哥哥電話,響了三聲後被掛斷!”舉著電話的邊亮京迅速被包圍,他的哥哥是失聯乘客之一。儘管現場就有人質疑“可能只是接通了運營商而非乘客本人電話”,但“電話能撥通”的消息還是引起了轟動。每個家屬都迅速拿起手機,撥號,無回應,再撥……
  “至少,(飛機)沒掉到海裡。”邊家覺得有了希望。
  通訊疑雲未消,簽證風波再起。
  9日下午,馬方人員通報家屬,將儘快組織第一批親屬前往吉隆坡。“為什麼要去馬來西亞”、“到哪兒辦簽證”、“幾個人能去”,一連串的問題如潮水涌來,部分家屬情緒激動地大喊大叫。
  焦急的人群,在等待奇跡。
  第三天:悲痛
  飛機失聯已過72小時,搜救一無所獲。
  面對馬航“請家屬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”的聲明,10日的麗都,少了哭泣,多了靜默。
  “請問您家人誰在飛機上?”
  “我們家所有人……除了我。”
  進行登記的工作人員停住筆,身旁的記者放下相機,無言沉默,沒人敢去打破。
  拎著昂貴名牌包的年輕姑娘,死死盯著壁掛電視的新聞節目,時不時低頭看下手機;身材魁梧的大哥,一語不發,席地而坐,擦揉雙眼;從外地擠火車趕來的農村大嬸,依然無法相信在國外打工的丈夫“人間蒸發”;依偎在牆腳的夫婦,無力埋怨喜歡背包走天下的女兒一去不歸。
  “我的眼淚已經流光了,我只想知道孩子在哪兒?”嘈雜的家屬溝通會因一位母親的發問而鴉雀無聲。
  當夜,首批十餘位失聯乘客家屬啟程赴馬來西亞吉隆坡,他們期待“離事發地更近一點,得到消息更快一點”。
  沉默的麗都,強忍著無法言說的悲痛。
  第四天:共渡難關
  11日的麗都飯店,到處可見忙碌的身影。
  “喝點水、吃點東西吧”,身著藍色服裝的義工們,彎腰將熱水、餅干、水果遞到家屬和工作人員面前。50多名義工來自北京、臺灣、美國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等地,多數人擁有心理學專業背景。
  4天來,他們為家屬提供了溫暖的懷抱。“我知道自己可能幫不上什麼忙,但我希望可以分擔焦慮。”一位連續工作10餘個小時的菲律賓義工說。他的眼中已滿是血絲。
  家屬區牆上,多了白色的卡片,上面印有護照申請、酒店服務等信息。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自9日起開通專門通道辦理護照,200多本加急護照已送到家屬手中。
  11日晚21點的一層酒店大廳,電腦、背包、攝像機散落一地。手拿對講機的門衛對記者說:“我能做的就是看好大門,儘量保障大家的安全。”
  今天的麗都,並不孤單。
  第五天:流言四起
  飛機失聯已超100小時,MH370仍陷謎團。12日大量似是而非的猜測不斷涌現,又不斷被否定。
  被信息碎片包圍的麗都飯店,深陷糾結與迷茫。
  當天,繼掀起軒然大波的“檳城海域發現穿救生衣屍體”的消息被馬來西亞檳城水警部門明確否認後,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也在當晚澄清,“中國飛機開始在陸上搜尋失聯飛機”的報道不實。中國赴馬工作組表示,要求馬方以統一渠道,發佈權威、具體信息。
  真相與流言的賽跑達到高潮,但失望與希望同在。
  12日晚,馬航向家屬發放了第一筆慰問金,3.1萬元人民幣現金被封在一個個牛皮紙袋中。一名中年男子領取慰問金後,接受採訪時表示,對親人生存“抱著最後一線希望”。
  “我們也希望是劫機而不是墜毀,特別盼望機上人員都還活著。”馬民航局官員當天的這句發言被推送至各大網站頭條。
  第六天:疲憊無奈
  滿臉倦容的家屬、雙眼通紅的工作人員、橫七豎八躺倒在地的記者……疲憊的麗都,無奈中透著溫情。
  面對或有設備故障、飛行員瀆職等質疑,已運營67年並廣受贊譽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,遭遇巨大壓力。
  “我也是中國人,也有很多同事在飛機上”,馬方女翻譯在13日上午的家屬溝通會現場痛哭。
  一旁的馬航代表哽咽著說:“很多同事三四十個小時沒有睡覺。我們和大家一樣痛苦,我們真的在盡全力。”
  手持話筒提問的家屬沉默片刻,“我們不想把矛頭指向誰,只是6天太久了。”
  至下午13時,溝通會已持續4個多小時。
  “你們從早到晚都沒吃東西,需不需要什麼幫助?”家屬代表老喬對馬方代表表示關心。
  “沒關係。”馬來西亞駐華大使達圖·伊斯甘達·薩魯丁示意溝通會繼續。
  質疑、隔閡並未消除,但溝通的機制已經建立。麗都飯店內,每早9點,下午14點,晚18點的家屬溝通會漸成慣例。
  麗都,在疲憊中堅持。
  第七天:漸拾信任
  14日的麗都,信任不再是奢侈品。
  當天上午,由於家屬質疑馬方未公開飛機失聯前後諸多細節,雙方的溝通一度陷入僵持。“我們現在只想知道,真相是什麼?”家屬們的憤怒擾亂了現場的秩序。
  但很快,理性和包容重回會場。
  下午14點,馬航的商務總裁、大中華區總經理、副總裁等高層人士悉數到場,首次披露了飛機失聯6小時內的細節,首次舉行了家屬與馬方高層的電話會議,也首次邀請大批扛著攝像機的記者進入會場。整個下午的溝通會,秩序井然。
  “現在所有人最需要的是信任”,一位現場志願者大聲喊道。
  麗都,在夜色中安靜下來。(完)  (原標題:通訊:麗都飯店的七天六夜)
創作者介紹

狗BB

xs97xsly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