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(ISIL)”的武裝分子6月11日占領了伊拉克北部城市提克裡特。圖為該組織成員11日當天在該市街上巡邏。(圖片來源:路透社)
  中國日報網6月14日電(信蓮) 近日,一系列動亂使得伊拉克再次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:政府軍被據信來自“伊拉克-黎凡特伊斯蘭國”(ISIS)的恐怖分子擊潰,廣闊國土落入敵手,數以萬計的國民一夜之間成為難民,中央政府無力解困。
  據美國媒體6月12日報道,儘管事出突然,但伊拉克當前的困局並非事出無因。多年來,專家預測不斷發酵的多重因素將在伊拉克誘發不穩和暴力衝突。
  預言1:“後薩達姆”時期軍隊重組留隱患
  2003年春,以美英為首的聯軍部隊入侵伊拉克。當時,處於薩達姆政權管控之下的伊拉克兵力強大,擁有43萬名士兵和40萬名準軍事組織人員。
  薩達姆政權垮臺後,伊拉克軍隊重新組建。數以十萬計的士兵突然“下崗”,通曉戰略、戰術和其他軍事知識的上校及以上軍官的處境更為艱難,他們沒有遣散費、同時被禁止效力新政府軍。迫於生計,他們只能轉投別處。
  倫敦政經學院國際關係學教授法瓦茲·葛吉斯表示:“沒有幾千,也有幾百名薩達姆時期身經百戰的軍官加入了ISIS.。”這意味著,如今的ISIS是一支訓練有素、瞭解伊拉克的軍事力量,其領導人甚至比伊拉克政府軍高層更有條理、更懂戰術、更精於作戰。
  預言2:敘內戰“溢出效應”加劇地區動蕩
  曾經,ISIS只是基地組織的一個分支;現在,它已經蛻變成一個強大的自治實體,在戰鬥中節節勝利。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它在敘利亞內戰中積累的經驗、招募的成員以及占領的領土和資源。
  美國智庫“大西洋理事會”分析人士拉姆濟·馬爾蒂尼稱,敘利亞發生的一切為伊拉克的武裝力量帶去“新生命”,他們的信心、資源和理念再度活躍起來,“齊心協力要把伊拉克和敘利亞合併於同一個教派之下”。
 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記者尼克·羅伯森強調,ISIS的目標是在包括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廣闊區域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,“現在,我們親眼目睹議程表上的事項一步步達成。”
  預言3:遜尼、什葉兩大教派矛盾無法調和
  馬爾蒂尼認為,2003年薩達姆政權垮臺之後,伊拉克政府犯下的“最大錯誤”是沒有把促使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和解提升至更高的優先等級。
  在前美國駐伊拉克大使詹姆斯·傑弗里看來,大體上,遜尼派穆斯林“被帶入新的伊拉克”,但近年來兩大教派的關係一直在走下坡路。“遜尼派是伊拉克的少數群體,他們經常發現自己遭到總理馬利基領導的什葉派政府冷落。不論是在政府還是軍隊,教派分歧愈加明顯,並以暴力形式顯露出來。”傑弗里稱,聯合國統計數據顯示,2013年伊拉克有8000名平民被殺,多數死於教派衝突。
  “ISIS從中找到了可趁之機。”傑弗里解釋道,“由遜尼派極端武裝分子組成的ISIS將自己塑造成遜尼派穆斯林的先鋒,它找到了一個避難和社會基礎。憑藉這一特殊的基礎,ISIS獲得動力和成員。”
  預言4:美軍撤離伊拉克等同“開門揖盜”
  應如何阻止ISIS接管伊拉克?傑弗里認為,招安、組建聯合政府都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,只有土耳其、伊朗或者美國軍事介入才能改變當前局面。
  其實,2011年年底美軍全面撤離伊拉克時,就有批評人士警告稱,美國從伊拉克將部隊撤離,甚至連象徵性的駐軍都不留下,幾乎就是在開門揖盜。
  美國國家安全局(NSA)前局長邁克爾·海登形容美軍撤離伊拉克是個“錯誤”,置伊拉克乃至整個周邊地區於危險之中。“美軍撤離讓外界認為‘美國對伊拉克不感興趣了’,由此,伊拉克的各個派別開始密謀商議、準備發起戰鬥。”
  一位美政府官員宣稱,伊拉克政府曾向美方表達意願,希望美軍發起空襲幫助擊退叛亂分子。但目前尚無跡象顯示,美軍近期會重返伊拉克。
  預言5:受限於派別約束伊拉克難以團結禦敵
  沒有來自他國的軍事援助,拯救伊拉克的任務,只能依靠伊拉克軍隊和政府完成。訓練不良、領導無方、缺乏紀律和職業操守,受限於多種因素,伊拉克軍隊很難表現優異。更為重要的是,伊拉克當局與什葉派以外派別關係不佳,令其很難組建一個統一的反恐陣線。
  事實上,效忠於自己的民族宗教派別而非國家,是很多伊拉克人的真實想法。美國副總統拜登曾戲謔稱,有一個方法能讓伊拉克團結起來,即“給每一個民族宗教派別一個單獨的房間,讓他們各自管理自己的事務”。
(原標題:伊拉克動亂事出有因 五大預言全部應驗[1]- 中國日報網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s97xslyyc 的頭像
xs97xslyyc

狗BB

xs97xsly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