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本報記者謝台選
  □本報通訊員孫波陳志達
  雲南昆明機場,一個年過半百,頭髮有些花白的男子,拖著倦怠的腳步,走到邊檢口。
  “請留步。”邊檢工作人員低頭掃了一眼證件,抬頭看了男子一眼。
  “我又沒犯什麼事。”男子佯裝鎮定安慰身邊的女子,眼神中卻閃過一絲驚惶。
  隨著這名潛逃7年,涉嫌合同詐騙犯罪嫌疑人的落網,浙江省寧波市“獵狐2014”緝捕在逃境外犯罪嫌疑人專項行動取得零的突破。
  時隔七年神秘現身
  今年7月,公安部“獵狐2014”海外追逃專項行動正式啟動。7月29日,寧波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在對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進行排查時,發現了謝某的入境記錄。
  謝某,中國臺灣人,涉嫌合同詐騙。2007年2月7日,謝某從浙江省杭州蕭山機場逃走,之後7年再未露面。
  今年7月26日,謝某由臺北飛抵昆明後入境。在入境時,謝某使用的證件顯示他叫“陳瀚坤”。讓謝某沒想到的是,即便換了名字,他還是被揭穿了。
  7月31日,寧波市公安局民警趕到昆明,調取了謝某入境時的監控視頻。視頻顯示,謝某入境時並沒有攜帶太多的行李,衣著也相當朴素,走路時步履拖沓,看起來有點萎靡不振。
  謝某走出機場國際到達大廳後,停留了一會兒,像是在等車的樣子。之後,謝某從機場監控視頻中消失。
  謝某究竟去了哪裡?是隨便攔了一輛車走了,還是有人專門來接他?
  儘管暫時沒有了目標,調查工作仍在緊張進行。民警聯繫了當地的旅行社、工商部門、酒店賓館,均未發現謝某的下落。
  一個大活人不會憑空消失,既然他來了,總有要離開的一天。就在謝某“離奇失蹤”的這些日子里,天羅地網已經鋪開……
  耐心等待沒有白費。8月16日,就在謝某打算離境時,被攔在邊檢口。
  拙劣騙術騙眾企業
  時間回溯到2006年10月,謝某被“香港耀騰公司”總經理江某任命為該公司駐寧波辦事處首席代表。謝某每天坐在辦公室喝喝茶,就有約1萬元人民幣的月收入,風光無限。
  辦事處的主要工作是幫菲律賓的財團公司採購汽車、摩托車配件以及小五金產品。為此,謝某等人還招聘了近20名剛畢業的大學生,每天通過網絡尋找生產廠家,洽談合作。
  在“香港耀騰公司”和生產廠家簽訂的購銷合同中,有這樣一條“特別約定”:生產廠家先把貨運到指定倉庫,待貨運抵菲律賓馬尼拉港後45天付款。
 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這樣的約定對生產廠家來說,無疑要承擔巨大的風險。然而,從2006年11月到2007年2月7日謝某出逃前,有41家生產廠家和“香港耀騰公司”簽訂合同。
  寧波的市場無法滿足“香港耀騰公司”的胃口。之後,該公司又在浙江義烏設立辦事處,以同樣的手段,與近300家生產廠家簽訂購銷合同。
  一直到2007年2月7日,辦事處的業務員發現怎麼都聯繫不上謝某,才通知各合作生產廠家,大家才意識到被騙。
  潛逃多年潦倒不堪
  短短三個月,300多家企業上當,僅以每家被騙15萬元計算,謝某伙同江某等人斂財就高達4500餘萬元。為何7年後再現“江湖”的謝某看起來如此潦倒?
  今年62歲的謝某,曾經是一名油漆包工頭。據他交代,來寧波之前,臺灣當地房地產不景氣,連帶他這個“下游產業”也受影響,收入銳減,還欠了一屁股債。
  “當時是江某幫我還了一部分債,還給我介紹了這個‘發財’的機會。”謝某說。
  儘管斂財不少,可最終分到謝某手裡的只有200萬臺幣,這聽起來是個挺大的數目,其實不然。民警說,這次陪謝某一起到昆明的女子是他的“紅顏知己”,原先是賣雞的,月收入也有20萬臺幣。
  拿到手的錢還了債,所剩無幾,謝某在過去這7年的生活過得並不如意。因為囊中羞澀,謝某每次和朋友出去吃飯喝酒,從未出過錢。
  民警告訴記者,謝某在被送到看守所後,接受了身體檢查。他身上穿的內衣褲都已經是破破爛爛,“感覺用手一碰,就會碎成布條”。
  時隔七年冒險入境,謝某原本是想東山再起的。他的哥哥退休後,從退休金中拿出30萬元人民幣,想要投資開自助洗衣店,他便自告奮勇來“打前站”,沒想到等待他的是7年前的“欠賬”。
  (原標題: “狐狸”翻本不成反落網)
創作者介紹

狗BB

xs97xsly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